05-08 星期四

四十五米血路人生

来源:   时间: 2013-12-12 10:40

45米血路,照亮江城黎明前的暗夜。

45米血路,折射一个普通民警45岁的人生辉煌。

45米血路,为人民卫士的风采又添上浓重的一笔。

45米血路,为江城人民谱写出又一曲悲壮的铁血诗篇!

1999年11月16日,位于松花江畔的吉林市殡仪馆告别大厅里,哀乐低回,在“11·12”案件中英勇牺牲的鲍文财烈士的遗体告别仪式正在这里隆重举行。吉林省公安厅和吉林市委、市政府等有关领导,市公安局千名民警和自发而来的群众怀着沉痛的心情,含泪送别他们的好战友、好同志、好民警鲍文财。

公安部部长贾春旺、省公安厅厅长陈占旭向英雄敬献了花篮,对鲍文财的壮烈牺牲表示深切哀悼!

四十五米血路人生

1999年11月11日晚10点多钟,吉林市船营区黄旗屯派出所外勤民警鲍文财刚刚吃完饭,便起身和教导员刘建华说:“我得出去一趟,这两天管区居民反映有人撬棚子。”刘教导员不放心地说:“老鲍,你一个人去行吗?再给你安排一个人。”鲍文财说:“不用了,我已经安排了一辆出租车,你放心吧!”

鲍文财和一名治安积极分子驱车向郊外的西团山方向驶去。他的管区在著名的西团山文化遗址的山前山后,地处城乡结合部,治安范围大,环境复杂,大约有10平方公里。他知道深更半夜正是犯罪分子猖獗活动的时刻,他带着出租车在自己的管区像梳篦子一样巡察 了一遍,没有发现可疑情况。

巡察归来,大约在凌晨2点钟左右,经过独立路中段时,忽然有两个人鬼鬼祟祟地出现在昏暗的路灯下,而且自行车上不知驮着什么东西。再仔细看,其中一个的车后挂着手推车,车上装满了物品。凭着职业的敏感,鲍文财意识到这两个人形迹可疑,马上对司机说:“调头追上他们。”

司机猛地调过车头追上去。鲍文财跳下车,对那两个人断声大喝:“停下!”听到有人盘查,那两人甩下自行车拔腿就跑。鲍文财追上其中一人,上前说:“我是警察,站住!”鲍文财来到他面前时,这个穷凶极恶的歹徒掏出匕首朝他的脖子猛刺一刀,然后拔腿就跑。鲍文财手捂伤口不顾一切地追撵着歹徒,开车的司机也加大油门去追另一个,那个狡猾的家伙顺着胡同跑掉了。

此时,鲍文财的颈动脉和气管已被歹徒挑断,鲜血喷射而出,淋淋漓漓洒了一地,但他还是奋力追撵了45米,然后踉踉跄跄地仆地倒下。同来的司机把他扶起送到医院时,鲍文财已壮烈牺牲。

“11·12”特大杀害民警案件发生后,省公安厅厅长陈占旭作出指示,要求吉林市公安局全力以赴侦破此案。副厅长李东太亲自率领刑警总队有关同志前来督阵。吉林市公安局立即出动大批警力,罩下巨大的天网围捕杀害鲍文财的歹徒,经过20多小时的艰难摸排,抽丝剥茧,嫌凶石秀忠终于进入侦查员的视线。公安人员火速调动警力赶往石秀忠藏匿的船营区欢喜乡下洼子村,将躲藏了36个小时、负隅顽抗的九台市农民石秀忠抓捕归案。

傻就傻到头

人们怀着沉痛的心情整理鲍文财的遗物时,发现他除了几件旧警服外,还有一摞奖励证书和一本歌曲集《剑魂的旋律》,收入了他创作的9首歌词,在《傻就傻到头》中,他这样写道:“不是不知苦,不是不知愁,神圣使命在招手,随时断情柔。苦中才有乐,傻就傻到头。为了大地的橄榄绿,情愿不自由。”字里行间折射出他对公安事业火一样的情怀。

时年45岁的鲍文财,从警20多年,始终是一名普普通通的民警。平时,他没有华丽的言词,在战友的眼中,他任劳任怨,几十年工作在自己的岗位上,朴素得像一块燃烧的炭,默默地发光,他个子仅有1.60米,一张笑咪咪的脸亲切和蔼,但是他爱憎分明,对待人民群众是菩萨低眉,对待犯罪分子却是金刚怒目。

1990年春天,犯罪嫌疑人杨某利用欺骗手段骗得万元巨款后畏罪潜逃,河南街一些受骗个体业主叫苦不迭。鲍文财和战友们接到报案后,经过艰苦工作,终于将犯罪分子杨某抓获归案,杨某交待了涉嫌此案的24名同伙。为尽快追缴受害群众的钱款,鲍文财和战友商量决定前去抓捕。然而,当时仅有4名警力和一辆旧摩托车,如何能将24人降服?鲍文财和战友们并不惧怕,他们准备了24副手铐,每抓到一人,就用摩托车送到江北的一片树林里。经过一天的奋战,他们终于将涉嫌此案的24名犯罪嫌疑人全部铐在树林里,并顺利押回派出所。经过艰难的追缴,大部分钱款归还到受害者手中,受害群众领回失而复得的现金感激不尽,为派出所送来一面绣着“人民卫士,破案神速”的锦旗。

1991年春天,鲍文财到一家理发店理发时,在室内的镜子上突然发现有两个人慌慌张张地从一辆汽车上往下抱录像机。这两个人并不像搬运工,职业的敏感让他马上意识到这两个人行为可疑。鲍文财顾不上理发,立刻冲了出去,“站住!”随着一声断喝,两个形迹可疑的人慌忙扔掉录像机就跑,鲍文财猛追几步,像一尊铁塔挡住了两个人的去路。两个家伙人高马在,气势汹汹,看到鲍文财是个矮个子,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如狼似虎地冲过来想夺路逃走。面对穷凶极恶的歹徒,鲍文财毫无惧色,与他们展开英勇搏斗,便终因体力不支,被两人按倒在地,鲍文财急中生智,向过路的人高喊:“我是警察,快来抓歹徒!”两位检察院的同志路过此地,闻声后立即冲过来,和鲍文财一起制服了歹徒,把他们扭送到派出所。这一次鲍文财脸部被歹徒打伤。

1997年夏季的一天,鲍文财的妻子让他到早市买菜,他下身只穿了件睡裤就来到市场上,警觉的他发现市场上有一男一女正向一位老太太兜售假戒指,他开始暗中观察,把妻子让他买菜的事忘得一干二净。这一男一女的举动没有逃过鲍文财敏锐的眼睛,他们果然是骗子,老太太真地上当了。老太太把两个骗子往家里领,鲍文财悄悄跟在他们身后。来到老太太家时,他见男的守在门外,女的跟老太太进了屋,他冲过去扭住男的,把他拉进屋里,并当面揭穿了两个骗子的把戏。当老太太明白了自己险些上当受骗后,对他千恩万谢。鲍文财笑着对她说:“以后可千万别上这样的当啦!”他把两个骗子带回派出所。等他赶回家时,妻子早已把饭做好,两个女儿也都上学去了。妻子见他笑咪咪地回来,很生气,当知道其中原委后,妻子心痛地说:“老鲍呀老鲍,哪有像你这样的傻警察,穿着睡裤去抓坏人!”他却说:“抓坏人是警察的天职,除非我碰不上,碰上我就要管!”

“我爸爸很伟大”

鲍文财热爱公安事业,也热爱生活,然而,为了工作,他又常常顾不上家,顾不上妻子和女儿。他在歌词《橄榄谣》中这样写道:“亲爱的孩子,自从有你那天,我就想早回家,领你上公园,给你讲童话,让你骑上我的脖颈,给你当木马。”字里行间凝聚他对家人的一片亲情。

走进鲍文财的家,他的遗像端正地摆放在桌子上,遗像上的鲍文财笑容可掬,好像并没有走远。鲍文财的妻子叫马秀英,今年44岁,原来在一家副食店工作,几年前,她患了严重的结核性腹膜炎,一直在家养病。送走鲍文财已经有10多天了,她和女儿仍然沉浸在痛失亲人的悲伤之中,马秀英说:“这些天里我真不相信他就这样走了,你说一个人就这样说走就走了,撇下了我们娘仨。每天晚上我都在等着他上楼的脚步声,平时他到家,总是先进厨房,问候我一声:‘老伴你辛苦啦!用不用我帮忙?’我就说:‘帮什么忙,你回来就好。’有时他要是回来早一些,女儿会说:‘爸,你是不是走错门了,爸你还走不走啦?’她爸要是不走,两个女儿就像接待贵宾一样,和他勾肩拱背地亲热个没完。我也乐滋滋地跑到厨房给他加两个菜。”

鲍文财的家里布置得非常简单,家中几乎没怎么装修,马秀英说:“你们看,棚顶的石膏线是买最便宜的,地面铺的刨花板是拼凑的,鲍文财为了省钱没有雇工,是利用业余时间一点点干的。” 鲍文财走后,几乎没给家人留下什么值钱的物品,如果说他给家人留下了什么,那就是一摞奖励证书、一本他和别人合作创作的歌曲集《剑魂的旋律》,以及一本记录了他为妻子治病欠下1万余元债务的日记。最了解他的妻子把他生前最珍视的奖励证书和歌词集放在他的遗像前,对丈夫寄托着无限的哀思。

马秀英说:“我平时总觉得他傻,谁会相信,一个干了20多年的老公安,家里会这样困难,我身上穿的都是别人给的不说,连他身上的线衣线裤也是别人不愿穿送给他的,说起来让人心酸,他的一件夹克衫穿了10年。他到很知足,平时不挑吃不挑穿,就是吃剩菜剩饭也吃得很香。他平时下责任区工作,从不接受别人的吃请,买一个面包一瓶汽水就能当顿饭。我对他说:‘你那么大岁数了,还像年轻人吗?成天骑着破自行车下段,冬天一身汗,夏天一身泥,你图的是啥?’他说:‘老伴呀,你不知道啊,我一到责任区就来了精神,那地方的老百姓对我可好啦!一到了夏天,稻田绿浪滚滚,美极了。’”

马秀英说:“你说这样的人到底傻不傻!?”她讲了一个故事:1996年的科天,鲍文财接上学的女儿回家,路过昆明小区发现一居民楼起火,鲍文财马上和消防队取得联系,并亲自带着消防队员赶到现场。其实他任务已经完成了,你又不是消防警察,但是他并不罢休,把女儿放到一边,他带头第一个踹开门冲进火海。看见爸爸在四楼的阳台上,女儿蹬着一根木棍蹲着身子挪到另一个窗口,女儿在下面为他捏了一把冷汗!救完火回到家里,他浑身已是湿淋淋的了。女儿说:“爸,你太傻了。”他说:“爸爸就是要做革命的傻子。”他显得特别兴奋,说:“到关键时还是是警察!”

有一次,鲍文财回家对马秀英说:“我要是死一定死在一线上。”这名话他在马秀英面前不只说了一次。原来,船营区西大派出所的年轻民警侯文胜在执勤过程中遭受持枪歹徒袭击,壮烈牺牲了。战友的牺牲对他触动很大,那天参加完小侯的追悼会,他说:“小侯那么年轻,才28岁就倒下了,犯罪分子除非不让我碰上,碰上我肯定放不过他。我死也得死得光荣!”这一次,马秀英有些烦了,生气地说:“闭上你的嘴,老鲍,你怎么老吓唬我呢!我本来就胆小,身体还有病。老鲍,以后别吓唬我,你身体也不魁梧,岁数也不小了,一旦有下三长两短,让我怎么办?”

对此,马秀英一直感到十分委屈,耿耿于怀,她对记者说:“他哪管对我说,在外面会照顾好自己,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以免让我成天提心吊胆的,我也不会埋怨他了。可是这么多年他没有安慰过我一次,直到他牺牲时,我也不理解这一点。就在他牺牲的那天晚上,我牵肠挂肚地想了一宿,终于想通了,我要是他也会象他那样的。”马秀英的眼中噙着一汪泪水,望着桌子上鲍文财的遗像说:“你对得起培养你的组织,对得起你的妻子女儿,对得起警察这份工作,惟独对不起你自己,清清苦苦一辈子。”

鲍文财有两个懂事的女儿,大女儿明姝20岁,已在长春师范学校毕业,二女儿明爽17岁,正在吉林师范念书。姐俩像爸爸一样都喜欢音乐,明姝从小跟着爸爸学会手风琴和钢琴,明爽学会了架子鼓和长笛。大女儿明姝对记者说:“其实,爸爸在我们眼里很普通,但是爸爸在危险时刻是那样英勇,他又是那样伟大,我为有这样的爸爸感到骄傲!今后我一定要向爸爸学习,学习他热爱生活、英勇无畏,照顾好我妈妈。”

船营区黄旗屯派出所的刘建华教导员说:“鲍文财平生有两大爱好,爱本职工作,爱好音乐。他有两个绝活,一是打架子鼓,一是写歌词。鲍文财在市歌舞团的一位朋友说:“他的架子鼓在吉林市是一把手。他还特别喜欢写歌词,他身上常带一支笔和一个笔记本,一有灵感就记录下来。平时一说起写歌词,他就眉飞色舞。”最值得鲍文财骄傲的是,他创作的《巡警队员之歌》被送到1997年公安部举行的“万家灯火平安夜”大型联欢晚会上演唱。

鲍文财牺牲后,吉林市公安局领导前来慰问,看到鲍文财家的境况,一阵阵心酸。当问到马秀英对组织有什么要求时,马秀英说:“鲍文财生前从没向组织提过什么要求,你让我提要求,一是对不起鲍文财,二是我张不开口啊!”局长回来时流泪了,他立即召开党组会,研究对鲍文财家属的抚恤问题。会上作出决定:第一,吸收鲍文财的大女儿入警;第二,解决烈士家属的住房;第三,组织全局民警为烈士家属募捐。以此告慰为公安事来而壮烈牺牲的英魂!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