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8 星期四

刘芫麟的奇石情缘

来源:   时间: 2013-12-12 10:37

 已愈不惑之年的刘芫麟,是吉林市公安局的一名普通民警,却偏偏喜欢上了松花江畔五颜六色、形状各异的石头。作为警察,他已记不清什么时候与貌似冰冷愚顽的石头结下了这种不解之缘,并将这种情缘幻化成崇高的人格力量。

  走进刘芫麟的办公室,你会看见满桌满地满抽屉的石头。这些或大或小、形状怪异的石头,都是他利用节假日时间从野外捡来的。在别人开来,这些石头毫无用处,而他却如数家珍:这是嫦娥奔月,这是观音拜佛,这是双貂戏雪,这是松江花月夜……

  提起刘芫麟的奇石情缘,他说得缘于他的启蒙老师周景明。周老在公安局从事信访工作多年,是个“石头迷”,每到一地,必寻奇石,乐此不疲。

  一次,两人一起到外地查案,车过松花江畔的一处浅滩,周老见两岸遍地异石,便弯腰弓背的捡起石头来,竟忘了人在旅途。刘芫麟见周老那么忘情,情绪也受了感染,当他在地上仔细搜寻时,一块石头上的图案引起了他的兴趣,那正是“美猴王出世”时的再现,真是天造地设。

  这是刘芫麟收藏的第一块石头,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每每游历名山大川,同行的人背包里除了衣物便是食品,而他的背包里除了石头还是石头。朋友们都笑他痴,他却用《吕氏春秋》中的一句话回敬朋友:“石可破也,不可夺其坚。”

  又有一次,刘芫麟下乡办案,途径一建筑工地,一堆石头阻于前方,他下车勘察路径时,随手搬动一块石头,用手擦拭后,眼睛突然一亮,一幅美妙绝伦的“嫦娥奔月”图从此诞生。由于案情紧急,他未及停留,便将“嫦娥奔月”搬到车上匆匆而去。几天之后再来寻时,那堆拦路石早已不知去向,始信“奇石本天成,有缘偶得之”。

  明代高启的《游灵岩洞》这样描绘奇石之美:“升于高,则山之佳者悠然来;入于奥,则石之奇者突然出。”在刘芫麟看来,万物五行,土精为石,可谓石之尊。一块普通的石头,内含的刚强气质和温润灵动的外表,是一种道德的诉求,一种审美趣向蕴含其中。

  无论是内蒙古大草原的风砺石,江南水乡的太湖石,还是安徽山区的灵璧石,黄河流域的彩卵石,都不同程度、不同形式地展现出柔润流畅的造型或纹理。而刘芫麟却对松花江的奇石之美情有独钟。

  这不仅是因为松花江的灵山秀水养育了他,更重要的是,松花江奇石那千奇百怪的容态和坚实刚强的天性,更能唤醒人们内心深处沉睡着的美好记忆,激发人们对淳朴、正直和善良的求取心。尤其是松花江奇石,那粗犷中蕴含着细腻,雄浑中闪烁着质朴的灵气,恰如其分地表现了中国北方的地域特色。

  刘芫麟生在江城,长在江城,对江城的旖旎风光充满热爱,这种热爱集中体现在他精心收藏的松花江奇石中。在刘芫麟的书房、办公室、抽屉、床头柜,到处都堆满了石头,他每天以石为伴,衷情相守,沟通心语。著名书法家李壮笑他痴心难眠,挥毫而作,一语道破玄机:“石不能言最可人。”

  刘芫麟自知,奇石工巧于天然,却可遇而不可求。每到节假日,他便推掉所有的事务和应酬,背起行囊匆匆出发,寻石于鹤壁沟谷,忘情于山水之间,悠哉游哉。为了搜寻松花江奇石,他的足迹遍布整个松花江流域,每得奇石佳作,常常高兴得忘乎所以,不知自己身处何地。

  其实,石之本身无所谓美魂,它不过是“天机而动,忽焉而成”。奇石之美,皆因天然造化唤醒人心。一次,刘芫麟在松花湖上游的卧龙潭游历,突然,一块奇石映入眼帘,那是一只杜鹃俏立枝头。只可惜,那石头太沉了,足有百余斤重。

  刘芫麟把玩观赏,爱不释手,便想据为己有。他一点一点地往岸边推移,当他将奇石挪到岸边时,已经误了归期,最后一班大船正在湖心向大坝方向游弋。他只好央求一位打鱼的船夫,花高价将他和那块石头摆渡到松花湖坝顶,当他将“杜鹃”请到家时,已是华灯初上。

  还有一次,刘芫麟在江湾路附近看见一个建筑工地运来几车鹅卵石,他急忙跳进石头堆里搜寻起来,几位建筑工人以为他丢失了什么东西,也过来帮他寻找,又见他不象找东西的样子,更象揶揄工地建筑材料的小偷,于是报告了保卫部门,弄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笑话。

  现在,刘芫麟的书房和办公室里已经收藏了3000余块松花江奇石。他说,每一块石头,都有一段精美的故事深藏心中,并能在每一块石头中悟出“禅意”。他称自己的奇石情缘是“拾起散落人间的美,留给后人永恒的爱”,并给自己的书房取名“石缘斋”,著名书法家李壮欣然作跋:“芫麟吾兄,与石有奇缘,每出捡石,必得佳作,以此芫室,名不妄也。”

  一块普通的石头,竟能悟出那么多的人生哲理,人们对这个“石痴”油然而生敬意。刘芫麟说,他有一个最大的愿望,那就是,退休后成立一个“松花江奇石馆”,遍寻松花江奇石,使其也和松花江根雕、浪木一样走出吉林,扬名世界。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