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8 星期四

彭文忠刑警人生

来源:   时间: 2013-12-12 10:32

2003年7月19日一大清早,天空下着蒙蒙细雨。

  因为刚刚突破几起大案,永吉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全体侦查员在春登乡魁元山庄休整,同时参加的还有刑警队员的家属,他们的议题有三项:一是进行半年工作总结;二是与刑警家属“面对面”;三是利用难得的双休日进行一下休整。

  下午2时许,从事30余年刑侦技术工作的老队长彭文忠手握摄像机来到度假村附近的鱼塘旁,此时,几位年轻的刑警正在岸边垂钓,善于扑捉刑警生活情景的“彭队”见此情景,立即踏上一条小船,娴熟地摄下了这组极富生活情趣的镜头。

  老彭压根没有想到,就在他专心致志摄像的时候,他脚踏的小船已经悄悄脱岸向鱼塘中心飘去,他急忙放下手中的摄像机跳下小船,在反作用力的推动下,小船离岸边越来越远,彭文忠取回摄像机,急忙跳入水中。由于水温较低,鱼塘较深,彭文忠再没有游上岸来。

  噩耗传来,50余名刑警和100余名群众自发赶到现场,为这个刚刚逝去的优秀刑警泣不成声。

  一个公安战线上的普通刑警,为什么赢得了这么多人的心?沿着逝者生命的轨迹追寻,我们不难发现,老彭54年生命的乐章中,无不倾注了对亲人、对群众、对事业的真情和挚爱。

  1

  1965年,年仅18岁的彭文忠从空军某部复员分配到永吉县公安局军管会,从此,他与公安工作结下不解之缘,先后担任基层派出所民警、刑警大队副队长、教导员等职务,在参加公安工作的36中,有34年从事刑侦技术工作。

  在许多人眼里,刑侦技术工作是份苦活儿、累活儿,可彭文忠却始终没有一丝怨言,他为永吉的刑侦事业倾注了毕生心血。

  刚入警时,同志们都称彭文忠为“小彭”,36年的风雨历程,“小彭”变成了“老彭”,在34年的刑侦工作中,小的现场不说,大要疑难案件的现场他就出过2000余次。

  为了工作,彭文忠有使不完的劲。指纹白天比对不完,就带回家接着比对,经常一干就是大半夜。

  在已当刑警的儿子心中,爸爸总有忙不完的工作。曾担任过多年刑警队长的永吉县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李连森闻到老彭不幸因公殉职的噩耗后,无限感慨地说:“我参加公安工作时,是老彭带的我,在现场勘查方面,有很多知识都是他亲手教我的,他严谨的工作作风至今影响着我,他制作的现场勘查卷宗,至今仍然历历在目……”

  1984年秋,永吉境内连续发生10余起金柜被撬案,由于作案分子手段高超,在没有足够证据的情况下,迟迟不能破案,作案分子更加猖獗,先是双河镇林场,而后是西阳林场、白山大修厂……

  接连发生的系列金柜被撬案件,搞得刑警焦头乱额。在勘查白山大修厂金柜被盗案现场时,老彭终于提取到一枚不易发现的指纹。10余天来,老彭对近千人的指纹进行比对,确定犯罪嫌疑人就是口前镇的无业人员初吉江。

  经过连续几周时间的抓捕,初吉江终于被抓捕归案。在大量翔实的证据面前, 初吉江不仅对发生在永吉境内的系列金柜被撬案供认不讳,而且供认了发生在吉林市船营、昌邑等地的15起金柜被撬案件,涉案金额10余万元。

  多年的刑侦技术工作,使老彭积累了丰富的现场勘查经验,但每次勘查现场后,他都不轻易下结论。他常说:“现场勘查工作要在细字上下功夫”。

1995年12月26日晚9时30分,口前乡巴虎村某饭店发生一起震惊全省的特大杀人、抢劫、轮奸案。店主被杀、厨师被打成重伤、老板娘遭到轮奸,歹徒抢走一件价值3000余元的皮夹克以及当天的4000余元营业额后仓皇潜逃。

  案发后,现场破坏很大,地面上残留的血迹非常模糊,足迹无法辨认。

  面对纷乱繁杂的现场,不急不燥的老彭没有失去信心,他在歹徒吃饭的围桌里发现了一个汽水瓶,经过显像处理,提取了一枚很不清晰的指纹,经过对吉林地区公安机关掌握的所有指纹进行比对,终于锁定犯罪嫌疑人崔明秋,使这起震惊全省的特大案件成功告破,为此,老彭荣立个人三等功。

  1989年10月1日夜,驻军某部办公楼被盗,勘查时发现,营长、参谋、文书办公室大部分物品都被翻动,但只丢失几盒烟和几瓶酒,价值几十元钱,不够立案。可老彭没有放弃,现场勘查时,他发现营长办公室的墙角有新甩上去的墨迹。于是,他在屋内找到了被扔在桌上的墨水瓶,并在瓶上发现了一枚指纹。

  想不到的是,1990年大年除夕之夜,驻军某部武器库被盗,由于正值春节期间,案发第三天才被发现。经勘查清点,3支“五·四”式手枪和1支冲锋枪被盗。

  因为是枪案,又发生在部队,立即震惊全国。

  参战民警全力以赴投入侦破,但所有的手段都用到了,始终没有结果。

  这时,老彭提出了自己的想法:“根据现场情况,此案与去年的办公楼被撬案手法相近,应并案侦查,重点人员应放在内部以及近年转业人员当中。”

  他的意见被采纳了。通过对内部人员展开调查,三连一排某战士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吉林市复员军人邹彬去年夏天来过部队看战友,同时还证明春节期间也来过。

  通过调查还发现,邹彬在案发之夜一宿未归。

  在阖家团聚的除夕之夜,又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一夜不归很不正常。

  但邹彬被传唤到位后,拒不交待问题。这时,老彭在墨水瓶上提取的指纹派上了用场,经比对,正是邹彬右手食指所留。

  在确凿的证据面前,邹彬被迫供认了全部犯罪事实。至此,这起震惊全国的枪案仅通过一枚指纹成功告破。

  2

  老彭初中文化,没有学过刑侦技术,是个门外汉,可他善于学习,更注重平时工作上的积累,渐渐的,他在刑侦技术上的独到之处,令整个吉林地区的同行们刮目相看,尤其在步法追踪、现场物证的提取利用等方面,均有很高的造诣,他的一篇题为《现场勘查工作要在‘细’字上下功夫》的论文在公安部编发的《警官论丛》中刊载。

  1989年夏,缸窑镇发生一起杀人案,勘查现场时,尸体已经高度腐败,蛆虫成堆,绿头蝇“嗡嗡”飞舞。彭文忠忍着难闻的气味,同法医李俊华一道坚持勘查完现场,并在高度腐败的尸体上发现了细微的案件线索。案子破了,犯罪分子抓获了,可彭文忠“小葱沾大酱也能吃饱饭”的汉子,从此和大酱绝缘。用他的话说,“我原来嗜酱如命,可从那儿以后,我一闻到大酱味儿就恶心……”

  1989年9月的一天夜里,杨木乡老少沟村价值3000余元的成品人参被盗,这在当时是一起很大的案子,这些成品人参又是农民的命根子,因此,村民们对前来破案的刑警寄予了很大希望。

  但是,由于农民不懂得保护现场,许多人到现场观看,使现场受到很大破坏,痕迹物证很难提取。老彭对杂乱无章的案发现场进行了详细认真的勘查,终于在参床旁的杂草中发现并提取了一枚可疑的足迹。

  当时,天上正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如果不及时追捕,犯罪分子留下的足迹就会无法辨认。老彭同战友一道顶风冒雨,趟着没人深的杂草边走边辨认,行程20余公里,一直跟踪到舒兰市二道乡十里村,终于在村民付某某家发现了参须子,使此案成功破获。

 35年来,老彭通过技术手段破获的案件不计其数,每个技术鉴定结论都经过他反复研究、核实,他常说:“我们不能放过一个坏人,但也决不能冤枉一个好人。这句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靠什么?靠的就是确凿的证据!”

  1989年6月23日,大岗子乡一名妇女和年仅8岁的儿子被杀死在家中。经过详细的现场勘查,老彭提取了一枚指纹,通过反复比对,确认这枚指纹是一个名叫乔永文的16岁少年留下的。

  正在乡中学读书的乔永文,是永吉县“十佳少年”,从这一点上分析,谁都不相信他是凶手,从残忍的作案手法上更令人无法置信,但确凿的证据不容怀疑,乔永文最终被绳之以法。

  1990年8月,永吉县土产公司发生一起万元盗窃大案。老彭在现场勘查时发现一枚灰尘指纹,这种指纹,是刑事勘查中非常难提取的痕迹物证,经过打侧光、照像,老彭细心提取了这枚指纹。

  经比对鉴定,口前镇无业人员高某被纳入视线。

  老彭没有枉下结论,他三次去中国刑警学院进行鉴定,由于得到科学根据,使案件得以破获。

  3

  1997年8月,刑侦部门实行侦审合一,时任副大队长的彭文忠已经47岁了,搞了半辈子刑侦技术,身体已经不如从前,患有多种疾病。为了照顾他的身体,领导准备派他到工作环境较好的口前镇公安分局做教导员,可他却说:“我可以不当领导,但不能不让我当刑警,我热爱刑侦事业。”

  由于老彭的执拗,他再一次在刑警岗位留了下来。与他一起工作过的同志,或者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徒弟,有的已经当上了县级领导,有的成了部厅级干部,同是搞刑侦技术的,不少同志去了上级公安部门,或者去了工作环境好的岗位,可老彭凭着一种对刑侦事业的执著追求和热爱,始终坚守刑警岗位,苦累清贫他也干,而且一干就是34年。

  1990年7、8月间,老彭的老家黄榆乡连续发生多起拦路强奸案.

  在并案侦查过程中,老彭不论泥里雨里,一边勘查,一边搞摸排,终于通过现场脚印成功破案,犯罪分子是曾因强奸罪入狱10年的代春生。

  在被押上刑场的一瞬间,代春生无可奈何地说:“彭队啊!十年前送我进监狱的是你,今天送我‘跑铜’(枪毙)的又是你,我真服你了。”

  1995年3月12日,缸窑镇农家妇女赵丽被杀死家中,当时,锁定的嫌疑人拒不交待,使该案陷入僵局,老彭却非常沉稳,在嫌疑人家中的一双“花雨”鞋上发现了蛛丝马迹。

  这双鞋虽然刷了,老彭却发现了米粒大的一滴血迹,经提取化验后,同受害人血型相同,在事实面前,犯罪分子不得不低下了头,招认了犯罪事实。

  每起案件的侦破,立功的都是一线抓捕人员,可老彭从不抱怨,甘当幕后,甘当铺路石,34年来,经他提供技术依据破案无数,为此立功授奖的民警无数,彭文忠没有一丝怨言。

  无论是当普通民警,还是担任副大队长,老彭都格外爱护身边的刑警,视他们如手足兄弟。


 中国有句古话,“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因此,师傅教徒弟都留一手,但老彭在刑事技术上却“一手不留”,对从事刑侦技术工作的年轻后生倾囊相送。

  与老彭一起工作过的老刑警赵玉林说:“老彭是个热心肠,谁有困难他都帮。”

  法医李俊华的爱人患有习惯性流产,在一次患病时,单位的车出警,当时打车又没有,情况非常危急,老彭同几名侦查员一起,从南山老收容所家属住宅将李俊华的爱人一直背到5公里外的县医院,因抢救及时,挽救了李俊华妻子的生命。

  1990年,刑警张忠启患肾病综合症生命垂危,老彭亲自带车把战友送进市医院,并安排看病,楼上楼下帮助办理手续,派人专门护理,在他和同志们的关心下,张忠启的病情有了明显好转,终于从死神手里夺回了一条生命,现在,张忠启仍然工作在我们身边。

  4

  老彭为刑侦工作摸爬滚打,风里雨里,经常顾大家舍小家,他对妻子刘亚清说:“对你和孩子,我愧疚,但对刑侦工作,我不愧疚。”

  在34年的刑警生活中,老彭先后10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2次被评为优秀党员、5次被评为优秀侦查员、4次受到吉林市公安局嘉奖、3次荣立个人三等功、多次获得吉林地区刑侦系统“技术标兵”称号。

  这些成绩的取得,都离不开刘亚清的关怀和支持。

  刘亚清曾是永吉县二轻系统的一名领导,当老彭半夜出现场时,她总会及时送上一件御寒的衣服;当为了工作几夜没合眼的老彭回家休息时,她总会轻轻为他盖上被子……

  1996年,这个幸福的家庭被永吉县文明委评为“文明家庭标兵”;同年,又被吉林市妇联评为“文明家庭”。在吉林市公安局开展的“好警嫂”评比活动中,刘亚清获得了“十佳好警嫂”的光荣称号。

  老彭一直是儿子彭程心中的楷模,父亲集智慧、勤奋、敬业、奉献于一身的刑警形象常常感动着彭程,他从小就立志长大后当一名像爸爸一样的刑警。

  现在,彭程已经是船营公安分局刑警二中队的侦查员。

  老彭有三个孩子,妻子后来下了岗,生活十分拮据,但同志家里大事小情他都到场,不管多么困难,他都要随上一点心意,用他的话说,“人要讲点感情”。

  为了节省资金,他自己从未打过车,在口前居住时上下班骑自行车,当了领导,也从未用车接送过,家里因儿子工作关系搬到了吉林市,上下班就坐客车。

  他的家里几乎没有像样的家俱,有个衣柜,还是亲戚换房子时不要了送的,吃饭用的椅子,仍然是十几年前老式的方凳,家里最显眼的,就是挂在衣架上的警服。

  当战友们注视这套警服时,刘亚清哽咽着说:“他的这条裤子,坐车通勤时被小偷划了一个口子,我还没给他缝呢!”

  刚刚参加完地区公务员考试的小女儿说:“从未见过我爸打车,可19日那天早上,爸爸要去吉林市火车站拍摄从唐山押解回的逃犯,为了赶时间,爸爸才打车去的……”

  为了工作,彭文忠打车自己掏腰包,不好意思找单位报销,上下班通勤时,也不好意思坐同事的方便车,有个同志离他家较近,说要送他,他不用,并说:“私家车,费油。”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仔细的人,在他殉难前,兜里仍有3000多元的办案垫付款没有报销。

  “老彭”走了,走得坦诚,走得匆忙,他留给永吉公安事业一笔无形的精神财富,留给身边的战友一份永恒的回忆与思念。

  所有当过刑警和准备当刑警的警察永远纪念他——一个“甘当老黄牛”的刑警,他的名字叫“老彭”……

(责任编辑:)